司马光的石头君

啦啦啦~王安石与司马光的恩怨往事^ω^

喵喵喵一个梗到底写不写呢

是一个同人加互攻......慎入










是一个关于荀彧大人穿越到lyb的时空,碰到萧景琰的故事……。。这个脑洞在王凯凯演曹操还只是我内心的憧憬和一个饼的时候就产生了......现在真的要演曹大人我简直要上天了\(≧▽≦)/
当时我的脑洞是文若若穿越之后十分机智的适应了环境,然后遇到了靖王(当时长苏还没有回来)结果文若若觉得咦这个人和明公有点像哎(现在回想起来我当时简直是预言家啊)所以就试着了解一下


总之就是虽然琰很耿直但是也不是蠢,所以就聊天什么的很愉快的,而且荀彧刚好是他所乐于接触的那种纯臣,另外一方面荀彧自己对最后与曹操的那种走向还是有遗憾的,觉得现在既然是有名正言顺的机会可以帮助萧景琰(因为不像之前那样为了汉室纠结,而且也不是乱世)所以他们就愉快的一起搞事情(并不)并且在这个过程中产生了感情,最后翻完案并且培养了一发庭生之后他们就一起退休啦


其实我觉得以文若的性格可能不会一起退休的......比较容易出现为了百姓和责任就分开的情况...但是本宝宝还是决定强行he的,毕竟重生之后可能会看开一点嘤嘤嘤

何处西南(三)

终于填了一点点坑,虽然好像也没什么人看(・ω・)ノ并且依旧渣渣的(互大概





以下为柿子的回忆

突如其来的反叛和袭击使得军队死伤惨重。父亲和几位将军召集兵士并开始撤退,但战场的局面依旧十分混乱。将军们护着三人试图突围,但是却被困在战火中几乎难以前行。混战之中,父亲的坐骑被魔兽咬伤,兼之被流矢射中,已然奄奄一息。而在如此混乱的战场上,兵士相互厮杀践踏,失去了坐骑也就意味着极度的危险。众人正不知如何是好,大哥看了一眼共乘一骑的自己,露出一个温柔而近乎令人心碎的笑容,然后将自己抱起放在夏侯将军的鞍前“桓儿,就靠将军护佑了”。曹丕只能眼看着大哥翻身跃下,将缰绳递与父亲,但父亲并未接过,似乎仍处在震惊之中。大哥将缰绳挂在了那濒死的坐骑颈上,然后言道“在这乱世之中,只有父亲才能庇佑所有人……昂会保护好自己的。”说完便提剑冲向混乱的人群之中。父亲张口似乎要喊些什么,但最终却只是说“元让,你们看好他。”曹丕呆愣了半晌,声嘶力竭的喊了声大哥,却已然看不见他了。

大哥走后,几位将军也在混乱之中失散了。两位夏侯将军带着自己奋力拼杀,陷入了苦战,不知道哪里才是战火的边缘。忧虑不安之际,曹丕却瞥见后方的人群中有一个熟悉的身影,他刚欲唤将军前去,却看见一柄火刃刺穿了那人的盔甲……“大哥!”那一刻曹丕几乎停止了呼吸,夏侯惇刚一愣神,他直接从马上跳了下来,几乎是滚落到染血的黄土里,他向那边跑过去,无视了夏侯将军的喊声和身边的刀光剑影。可是跑到近前,他却只来得及看到大哥倒下的那一幕,一支不知道什么属性的长矛横贯了他的身体,伴随着飞溅的血液和冰冷的色泽……







“唔……”曹丕从床上坐起身来,摇了摇依旧昏沉的头——又梦见了那时的事啊,他心想。自己应是被人救了的,可是那句“阿兄”是怎么回事,是自己的错觉亦或是别的什么…然而也回忆不起之后的事了……曹丕正思索间,枕边放着的玉石却闪过一丝幽光,随即又熄灭了。

啊嘉嘉又cue凯凯了嘤嘤嘤

熏然的阴阳师日记(二)

李熏然觉得自己的小卷毛还是给自己带来了一丝丝欧气的,只是有点太不稳定——平时连SR都很少抽上,对着自家一堆R十分忧愁,但是偶尔又能抽上SSR。。。











比如这天晚上出完案子回来,李熏然困的眼睛都要睁不开了,但是还是坚持在睡过去之前划拉开了手机屏幕。做了日常任务之后发现自己的勾玉够了,一看时间是凌晨一点,李熏然控计不住计几的戳开了召唤----





然后李熏然就要闭上的眼睛突然地睁大了 ⊙ω⊙


“啊啊,晗晗,你睡了么?”李熏然的声音又变得活跃了起来,好像连困意也消失了。谢晗正坐在床头看一本东野圭吾的小说,虽然原则上说他和薄喵喵这种自诩天才的少年都是懒得看凡人的侦探小说的,但是一来作者确实不是凡人orz,此外谢晗晗小盆友无意中瞥见最近要上的由这本小说改编的电影,觉得里面的两个男主与自己和熏然迷之相似⁄(⁄ ⁄•⁄ω⁄•⁄ ⁄)⁄……


“还没有,怎么了?”谢晗一边问着,顺手揉了揉熏然的小卷毛。“看这个( •̀∀•́ )”一个手机举到了他面前,屏幕上有一个带着帽子的裙子很短的手上拖着一把刀的妹纸,为了时刻了解李熏然的思想动向(ー_ー)!!,谢晗特意研究了这个游戏的式神、规则和各种活动,因此他很清楚这个式神的重要意义——
谢晗顺毛的手顿了顿,然后接着摸摸李熏然的头说“很厉害,这是第五个ssr了吧,然然是欧洲人啊。”“那是~”小狮子舒服的蹭了蹭,也不知道是被夸奖了很开心还是被摸的很舒服,有些得意的说。“哎,可是我想要酒吞或者大天狗来着,但是一直没有抽到,茨木已经抽到两个了~>_<~可是他蓝朋友一直不来……”。 听着李熏然在旁边碎碎念,谢晗额头上飘过三条黑线,小狮子最近不仅沉迷游戏,还沉迷游戏的同人,然而他还是很配合的问“那为什么要抽大天狗呢?”“那是因为我前两天抽到妖狐了啊~他们俩是cp,所以很想凑一对嘛……我现在只有小黑和小白这一对(´・_・`)”“有一对也好,你将来一定可以把他们都抽到的”谢晗俯下身子亲吻着李熏然的额头,而熏然一边微微仰着头回应,一边继续碎碎念“其实我觉得这些cp都不是我的理想型,茨木、大天狗和小黑总是追逐着他们的恋人,可是对方要不是喜欢别人,要不就花心或者冷淡,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好好的在一起”“会在一起的”谢晗说,“而且对他们来说,追逐本身也是愉快的,就算无法触及,能够默默守护恋人的喜怒哀乐,也是值得的,就像我始终追逐着你一样。”“晗晗……唔……”谢晗轻轻压在李熏然的身上,吻住了他。








( ˘•ω•˘ ) 可能发生了什么,纯洁的我并不知道






“追逐的过程中可能会发生各种各样的意外和误会,可能会让他们变得亲密,但也可能渐行渐远,直至分道扬镳”
“但我比他们幸运的是,我知道你会在前方等着我的……晚安,熏然。”





虽然本篇的基调是傻白可能也不甜的日常,但是我觉得对于设定,我们就姑且认为谢晗童鞋是一个犯。。罪天才,但是并没有造成实质性的对于人生命安全的伤害……然后追熏然的过程中也干了一些不算太无法挽回的坏事的这种(比如囚……那啥?)但是熏然其实本来就喜欢他吖(当然一开始熏然以为晗晗是普通人)……所以其实可以不用暴露本性就追到的orz
总之本篇是他们在一起之后的故事啦



记录一个巧合。。。其实我想说我们这终于有凯凯了55555

汪汪~今天苏导发微博了~嫌疑人什么时候上呢>_<(好吧其实我就是期待着太太们的剪刀手和文T_T55555)

何处西南(二)

银烛泛着幽冷的光,幢幢的烛影给本就凄清的室内更增添了几分戚然。曹丕跪在蒲团上,看着灵堂中垂着的白幡和诵经的道人,脸上也没有表情。他的思绪飘荡着,仿佛看见大哥微笑着对他说这次应该很快就能回来,在夜晚的营帐外看他练剑,转眼间画面崩毁了,他只看到流血漂橹的战场和惊慌的士兵,看到大哥将坐骑让给父亲而后又被混战的军队冲散,看到大哥满身的伤口和鲜血,仿佛有什么在脸上划过,但在昏暗的烛火中看不分明。

在冒着雨为大哥出殡之后,曹丕因为受寒和休息不足的缘故病倒了,尽管服侍的人觉得许是有心思沉郁的影响,但并不敢多说什么。卞夫人忍着哀痛照顾他和刚满一岁的幼子,人也越发憔悴了。昏昏沉沉的时候,曹丕感觉有人握着他的手,似是十分担忧,却并不是母亲。他模模糊糊的想着,感觉像是那个人吧……那个在战场上救下我的……可是他怎么会在这里……曹丕脑子里全是思绪的碎片,完全不能思考,但却意外的感到十分安心,任由那人握着自己的手又昏睡过去。

病了好几天,曹丕终于好转起来,但卞夫人忧虑他的身体并未完全复原,令他在房中休养。父亲也曾来看过他,只是两人相对无言,曹丕也只守礼而已。在床上休息的时候,他会想起那些血与火交织的画面,偶尔兵戈错落的场景还会潜入他昏沉的梦里。他想起了大哥,典将军,还有……那个青色的影子。

何处西南(丕植丕?大概)

有个智障的宝宝说给我写文的……然后就坑了……然后我现在属于脑补过度but懒得写……所以……都怪那个宝宝
什么时候辣个宝宝能帮我补完呢●▽●总之是借用账户发一下(明年应该会补的……不坑……真的!然鹅还是慎入)
【丕植】哦~







设定大致是异世and阔以理解为他们都转世了……然后到了一个遍地魔物魔法剑术大招的世界~反正肯定是he啦~如果最后是我补完的话……当然不是我也会逼迫某人补完的……

宝宝心里苦…
但宝宝不说。
曹丕心里那么想着。
他握紧了手中的刀,冷静的观察着面前的魔物。
大哥大概被魔物在哪里缠上了吧,在……遇到了一群听命于 的军队和魔物,虽然不是仓促迎战,但是毕竟招募的兵士数量和经验有限,因此还是打的十分惨烈,队伍也被魔物冲的七零八落。而一向人品一般的曹子桓同学在战斗中一不小心摔下了山坡,掉进了山坳一个隐蔽的山洞里,不幸的是,一些低级但是到处跑的魔物也跟了过来。要从这山洞里出去和父亲他们汇合,势必是要解决掉这些魔物。曹丕评估了一下敌我双方的战力,好在这些低级的魔物里既有敌方的也有少数己方的,倒不至于太过吃力。曹丕用刀背敲晕了一只莽莽撞撞攻击的魔物,然后用刀抵在地上借力向观望的魔物们跃过去,于此同时略微使用灵力发动法术将几只小的震飞,而刀身则隐隐流转着青色的光晕,灵力从其漫溢开来。
终于把最后一只挣扎的魔物解决,曹丕环顾了一下山洞,自己这边的魔物也死伤惨重。瞥见洞外的天色已不甚明朗,曹丕正打算带上那些还能动的魔物离开,却发现山洞中隐隐有青色的光晕。曹丕本想即刻离开,却有些好奇,便向光晕的来源走去。越走到深处,心中就越发悸动,仿佛被什么所牵引,本应该有所警惕,可是曹丕就是觉得不会有伤害他的东西,反而走的更快了些。到了山洞幽深处,光晕却渐渐消失了,曹丕心下犹疑,却见凸起的岩壁上有一块玉璧,正流转着淡青的光彩。

想来是这个了。曹丕也不作多想,伸手拿下玉璧,内心却突然一阵激荡,喜悦,痛悔,悲伤,眷恋,坚决种种情绪涌了上来,转瞬又如潮水般退去。这情绪来的快去的也快,尽管理智告诉他应该丢开这玉璧,但曹丕却依然拿着它打量。虽说是玉璧,但其实十分小巧,圆圆的碧色玉石上镌刻着一枚同样小小的梅花。鬼使神差地,曹丕将这块来路不明的玉石放在衣襟内侧的口袋里,依原路走了出去。

一场胜利的战役过后,疲惫的人们在山坡上放松地休息。曹丕在回营地的路上遇见了前来找他的大哥和夏侯将军,不至于累瘫,不过此时也躺在草地上晒着太阳。大哥先是坐在旁边聊了几句,又去找父亲,曹丕一个人又挪到树下的阴影里,把玩着刚刚拾得的玉石。细碎的阳光透过扶疏的树影洒落下来,玉石流转着温润的色泽。
看起来好像葡萄的果肉啊~好想吃~
曹子桓宝宝这么想。
他略偏了偏头,看见父亲,大哥和各位将军正站在一处商量着什么,也可能只是在闲聊,时不时能听见哪位将军豪爽的笑声。曹丕笑了笑,又转过头摩挲了会玉石,那玉渐渐地带上了自己的温度。
黄昏的阳光流泻在山坡上,勾勒出乱世的一点温馨,却仿佛易碎的慵懒梦境。
岁月静好,英雄年少。

一直以来都有上乐乎……但是因为网页版看不了回复,pad上的乐乎好像有病,刷不出来评论和回复,然后今天在手机上下了乐乎之后发现了一件纠结的事……就是发现很久之前有个太太回复说“你是要我亡”但是我已经不记得当时我留言了什么,那个日志也被删了,戳进太太的主页发现退圈了……然后我……我现在不知道太太当时是在开玩笑还是我真的留了很坑的言……我觉得后者的话我就要哭了T_T